所在位置:首页 > > 正文
想 念 故 乡
新闻来源:永德县人民法院  发布时间:2013-08-02   发布人:燕鹏程
永德县人民法院   穆礼富
              想念故乡了!虽还不到人老思乡的年龄,但随着年纪的增长,时常会在夜深人静时想起故乡的人和事来。细细想来,已经好久没有回故乡了。刚参加工作那会儿,一有空就会回故乡陪父母小住,但都因公务之身,每次都来去匆匆,很少出门,所以故乡于我只有儿时的记忆了。老父去世后,我把母亲接到我工作的地方,因俗务繁忙,故乡就很少回去了,渐渐地故乡也就成了我的思念。
故乡的小河
  最想念故乡的那条小河。记得儿时,故乡有一条小河,弯弯曲曲的从村中淌过,河水清澈,四季通流,河水不深、刚没过脚丫。儿时的伙伴们都光着脚丫,在河里捉过鱼摸过虾。严寒的清晨,河面水结成冰,那就是儿时最初的冰棒了。盛夏里,放学回来路过小河,儿伴们都会到河里摸虾捉鱼。可我是不行的,儿时我体弱,母亲是不准我下水的。所以,很多次顽皮的我经不住同伴的激励和邀约下水,结果我的脚丫被做工回来的母亲用细柳条抽的通红。不知故乡那记忆里的小河现在是否还流淌、还哪么清澈、还有孩童在里面捉鱼吗?
留念牛背
家里养有水牛,村口有个水库,所以我很小就会嬉水了。最初结识牛背,是和大人们去放牛,走不动了,就会把我抱到牛背上。后来,渐渐长大了,为给家里减轻负担,放牛的活就由我承担起来。我们村口有个水库,还有几个池子(我们那里叫海子,其实就是人工挖筑的,比一般的水池子要大些,但又没有湖那么大),这些地方就是我的牧场,将牛赶到水库坝上,基本就不用再管它们,我就可以去捉蛐蛐或找屎壳郎。天热时,自己骑到牛背上,把牛赶进水里,多深的水都不用怕。也有牛不买账的时候,进水后就深深的扎到水里,很久才露出水面来,害我呛了一肚子的水,这样几次以后我也就学会了嬉水。到太阳落山时,骑在牛背,在一片蛙声中踩着夕阳回家。说我的童年是在牛背上度过,这一点也不为过。
童年趣事
幼时,因我贪睡,夜里老尿床,为此,奶奶用了很多偏方来治我尿床的毛病,比如煮猪尿泡(即猪膀胱)给我吃,但这些偏方收效甚微。后来,奶奶不知从那里又弄来个偏方:让我每晚睡前,都点香到鸡圈门前,磕头跪拜鸡神。口中还念念有词:“公鸡公大哥,母鸡母大嫂,白天我帮你窝(屎)帮你撒(尿),晚上你帮我窝帮我撒。”效果如何,我不记得了。在试奶奶的偏方中,我慢慢成长着,不知是偏方起效了还是我人长大了,尿床的毛病后来是没有了。一日闲聊,母亲说起这件童年的趣事,逗得我妻儿捧腹大笑。
怀念黑驴
儿时,家里养了一头黑驴,体壮膘肥,驮柴架车它都是能手,也是我的好搭档,为我在同伴中赢得不少荣誉。那时农村时兴赛马,特别是每年的火把节都要举行赛马,同村的和外村的都来参加。别人骑的是高头大马,我骑黑驴,但由于配合默契,每次我们都能拿个好成绩,赛马结束我都能扎着红花放着纸炮回家,黑驴也头一甩一甩的、鼻孔里吹着粗气很是神气的样子。读初二那年,家里盖房,二姐又得了大病,急需用钱,父亲几经考虑决定卖了黑驴。黑驴的新主人将它牵走时,一家人都不舍的哭了。黑驴现在可能已不在了,可每年火把节的夜里,我都会想起我那儿时的搭档。
儿时的草篮子
因为家里养有牲畜,所以备草料是家里必须的工作之一。“马无夜料不壮”,大人们忙生产顾不上割草,所以背着草篮子割草就成了我们姐弟三人的必修课。家里给我们姐弟三下了任务,晚饭后上晚自习前,每人每天割一篮草。姐弟三人中,二姐的草篮子是最大的,因为二姐最能割到草,一路走一路割,田埂地边,就是在刺丛中,二姐都能用镰刀钩出青草来。割草一般都是姐姐们的事,我只要跟在后面帮忙收草就可以。两个姐姐疼我,割好回家时,我的篮子一般只有半篮,等快回到家时,因为我的好大喜功,姐姐们都会停下来,将自己篮子里的草装到的我篮子里一些,这样我就背着满满的一篮草回家。大人们都夸我能干,我在姐姐们面前就很神气。割草的活,一直做到我读大学时才停止,以至于现在,在那里见到一片青绿的草儿,就想背着篮子去割。
随着时间的流逝,故乡在记忆中越来越遥远,同时,也在记忆中越来越清晰了。记忆中的故乡,我想我是回不去了。一如我那逝去的老父,渐渐的离我遥远了,可他的音容和对我养育的点滴却愈发清晰了,而且,会随着我年龄的增长而沉积,有如老酒一般醇正香浓。游子祝故乡安好!天堂的老父安好!
CopyRight(c)www.lcfyw.gov.cn All Right Reserved ICP备案编号:滇ICP备11002393号-1
版权所有:云南省临沧市中级人民法院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和建立镜像。
联系电话:0883-2142614    地址 : 临翔区城东片区团结路民主法治园    
     技术支持:临沧东腾科技有限公司
 
友情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