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 正文
附生效期限交强险合同在所附期限届至前发生交通事故保险公司是否应当承担责任
新闻来源:凤庆县人民法院  发布时间:2014-05-15   发布人:燕鹏程
作者:王利权
----张琼仙、周兆荣、张武光诉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梁申雨、刘伟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案件基本信息
1、判决书字号
凤庆县人民法院(2013)凤民初字第367号民事判决书
2、案由: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
3、当事人
原告(被上诉人):张琼仙、周兆荣、张武光。
被告(上诉人):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被上诉人):梁申雨、刘伟。
基本案情
2013年4月23日约17时50分,原告张琼仙之夫(周兆荣之子,张武光之父)周登国驾驶二轮摩托车由习谦村向凤庆县城方向行驶,当行至保大线K58+750M处时,与被告刘伟驾驶的云SXL918号普通货车相撞,造成周登国抢救无效死亡,两车受损的交通事故。该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周登国承担主要责任,刘伟承担次要责任。被告梁申雨从事宗申摩托销售职业,刘伟受雇于被告梁申雨,事发当天刘伟替梁申雨拉运摩托,准备到凤庆县勐佑镇。肇事车辆的强制保险,被告梁申雨于2013年4月23日16时46分投保于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2013年4月23日约17时50分发生交通事故。原告诉称被告刘伟受雇于被告梁申雨,该二被告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超出交强限额44984.5元由梁申雨承担40%的赔偿责任,刘伟就交强险责任限额之外与被告梁申雨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合计承担17993.8元的连带赔偿责任),肇事车辆投保于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地财保公司),该保险公司应当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费用共计111680元由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承担赔偿责任)。被告大地财保公司答辩称其与被告梁申雨的保险单已经明确载明“保险期间为2013年4月24日零时至2014年4月23日止”的保险生效期限附款,根据该附款,保险合同生效的时间为2013年4月24日零时,而事故发生时即2013年4月23日17时50分保险合同未生效,故大地财保公司不承担任何赔偿责任。被告梁申雨答辩称其只承担超出交强险责任限额10%的责任,被告刘伟未作答辩。
案件焦点
被告梁申雨与大地财保公司订立的保险合同中的保险期间条款(即合同生效时间为2013年4月24日零时至2014年4月23日止)是否有效,若有效则大地财保公司可因该条款而免责,若无效,则其应担责。
法院裁判要旨
临沧市凤庆县人民法院认为,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他人人身、财产的,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被告刘伟受雇于梁申雨,雇员刘伟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造成他人损害,应由雇主梁申雨承担责任,另因雇员刘伟对交通事故的发生存在重大过失,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肇事车辆由被告梁申雨投保于大地财保公司,梁申雨与保险公司之间订立的强制保险合同系依法成立,自成立时生效,保险单中关于保险合同生效期间的条款应属无效,另外,关于保险期间自2013年4月24日零时至2014年4月23日止的条款系保险公司事先拟定的格式条款,保险人和投保人在订立协议时未进行协商约定,将生效时间推迟显然不是投保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同时加重了投保人的责任,大地财保公司未能提供证据证明该条款向投保人进行了明确说明和告知,该格式条款应属无效。
临沧市凤庆县人民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条、第三十九条、第四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九条、第十七条第三款、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由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临沧支公司赔偿原告张琼仙、周兆荣、张武光死亡补偿金、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110000元,赔偿原告摩托车修理费1680元,合计111680元,限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执行完毕。
二、由被告梁申雨赔偿原告死亡补偿金、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11737.35元,被告刘伟负连带赔偿责任,限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执行完毕。
上诉人大地财保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临沧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请求判决撤销原判,中院认为:肇事车辆所有人梁申雨与大地财保公司签订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合同时,投保人已付清了全部保险费,保险公司向投保人签发了保险单、保险标志,该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合同应认定为签订时成立并生效,此为其一。其二,大地财保公司在保险单上设定保险期间条款,实质上是欲将当日签订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合同设置为次日零时生效,存在拖延承保,违反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列》第十条“投保人在投保时应当选择具备从事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业务资格的保险公司,被选择的保险公司不得拒绝或者拖延承保”的规定。其三,大地财保公司设定的保险生效期间条款属格式条款,其没有尽到向投保人明确说明和告知的义务。综上,临沧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大地财保公司关于约定合同生效期间的条款无效,其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故不予支持。同时认定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处理得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官后语
本案处理重点在于对交强险合同中约定合同生效期间的条款效力的认定。我国《保险法》规定:订立保险合同,应当协商一致,遵循公平原则确立各自的权利义务。依法成立的保险合同,自成立时生效。投保人和保险人可以对合同的效力约定附条件或者附期限。保险人采用格式条款与投保人订立保险合同的,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未作提示或者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
具体到本案中,一、二审法院的裁判思路基本一致,都认为被告梁申雨与大地财保公司订立的保险合同的生效期间条款系格式条款,大地财保公司未能就该条款尽到对投保人梁申雨的说明、提示义务,有拖延承保之嫌;另外此举有失保险合同订立之公平原则,故认定双方之间的保险合同自成立时即生效,合同中的保险生效期间条款无效。
值得深思的是机动车的运行较一般民事事实行为更有可能带来较为严重的损害后果和侵权责任。为了使潜在受害人因交通事故而受损害的人身权利和财产权利得到及时、有效、充分的救济,我国《侵权责任法》和《道路交通安全法》将特定情形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划分归入“无过错责任”的归责原则中,这也是交强险制度设置的初衷。法院对保险合同的审查,既要考虑保障投保人与保险人约定保险合同生效期限的权利和自由,更要依据《保险法》之公平原则以及保险人对格式条款的提示、说明义务来全面、客观地审视机动车交强险中投保人与保险人所约定保险合同生效期限条款之合理性及有效性,从而避免保险人凭自身优势为投保人设置“权利真空”条款,恶意拖延承保甚至规避承保责任之非正常商业现象的发生。本案一、二审法院即以上述裁判思路作出最后判决,通过司法裁判重现合同公平之精髓、重塑商业道德之形象,指引民商事法律行为始终不偏离道德正义。
                    (作者单位:凤庆县人民法院) 
CopyRight(c)www.lcfyw.gov.cn All Right Reserved ICP备案编号:滇ICP备11002393号-1
版权所有:云南省临沧市中级人民法院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和建立镜像。
联系电话:0883-2142614    地址 : 临翔区城东片区团结路民主法治园    
     技术支持:临沧东腾科技有限公司
 
友情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