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 正文
马银龙诉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神支公司、王朝曦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车辆停运损失的认定及承担
新闻来源:永德县法院  发布时间:2016-09-27   发布人:燕鹏程

作者:鲁光兵

案情:

原告马银龙诉称:阳映吉系临沧市交通运输集团公司驾驶员,受公司指派担任原告马银龙云S06489号重型罐式货车的驾驶员,与原告马银龙形成雇佣关系。2015418, 被告王朝曦驾驶川Z27381号重型仓栅式货车由振兴桥方向驶往清水河方向,2230分,车辆行驶至振清线K38+200M处时,与对向驶来由阳映吉驾驶的S06489号重型罐式货车(载原告马银龙)相撞,造成王朝曦、阳映吉、马银龙三人受伤及两车不同程度受损的伤人道路交通事故。2015525,永德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永公交认字[2015]089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王朝曦承担此事故的全部责任,阳映吉、马银龙无交通违法行为及过错,不承担此事故的责任。被告王朝曦驾驶的川Z27381号重型仓栅式货车登记车主为被告友邦汽车服务公司,在被告中国财保青神支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赔偿限额为1000000),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原告受伤后住院治疗7天,支出医疗费3911.64元,产生误工费1400元(7天×200/天)、护理费700元(7天×100/天)、住院伙食补助费700元(7天×100/天),合计6711.64元。事故发生后,原告支出车辆施救费4000元,原告的S06489车辆损失经保险公司定损为48910元,同时事故给原告造成停运损失246668.20元,合计299578.20元。综上,原告因事故造成的损失合计为人民币306289.84元,请求法院判令三被告赔偿原告。

被告中国财保青神支公司辩称:川Z27381号重型仓栅式货车确实在被告中国财保青神支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赔偿限额为1000000) ,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但是原告实际住院4天,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7天计算不符合法律规定,且原告并未提交证据证明原告和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被告认为原告的误工费、护理费计算标准过高,对原告起诉的费用请法庭进行核实,保险公司只能在合理的范围内进行赔偿。原告主张的停运损失是间接损失,不属于保险赔偿范围,应当由实际侵权人承担。

被告王朝曦辩称:被告王朝曦对事故发生的时间、地点,以及永德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事故责任的认定均无异议。但停运损失246668.20元,被告王朝曦认为不客观、不真实,且本案原告不是S06489号车的登记车主,无权主张赔偿。原告实际住院4天,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7天计算不符合法律规定,且误工费、护理费计算标准过高。被告王朝曦驾驶的川Z27381号重型仓栅式货车由被告友邦汽车服务公司在被告中国财保青神支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赔偿限额为1000000),同时购买了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事故发生时,被告王朝曦有合法的驾驶资格,也不存在超载、酒驾及逃逸的情况,因此,对于原告的合理损失应由被告中国财保青神支公司进行理赔。

被告友邦汽车服务公司书面答辩称:被告友邦汽车服务公司同意保险公司的意见,川Z27381号车辆是挂靠在被告公司,但营运合同上已经写清楚,车主是自主经营,自负盈亏,保险公司不承担的部分应由车主自己承担。

云南省永德县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阳映吉受临沧市交通运输集团公司指派担任原告马银龙的云S06489号重型罐式货车驾驶员,与原告马银龙形成雇佣关系。2015418, 被告王朝曦驾驶川Z27381号重型仓栅式货车由振兴桥方向驶往清水河方向,2230分,车辆行驶至振清线K38+200M处时,与对向驶来由阳映吉驾驶的S06489号重型罐式货车(载原告马银龙)相撞,造成王朝曦、阳映吉、马银龙三人受伤及两车不同程度受损的伤人道路交通事故。2015525,永德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永公交认字[2015]089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王朝曦承担此事故的全部责任,阳映吉、马银龙无交通违法行为及过错,不承担此事故的责任。被告王朝曦驾驶的川Z27381号重型仓栅式货车登记车主为被告友邦汽车服务公司,在被告中国财保青神支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赔偿限额为1000000),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原告受伤后,到临沧市人民医院门诊治疗两天,支出门诊医疗费2312.07元,住院治疗4天,支出住院医疗费1560.57元、一次性材料费39元。事故发生后,原告支出车辆施救费4000元,20151023日原告的S06489车辆损失经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临沧市分公司定损为48910元。20151112日,原告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三被告赔偿医疗费3911.64元、误工费1400元、护理费7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700元、车辆施救费4000元、车辆损失48910元、停运损失246668.20元,合计人民币306289.84元。

裁判:

云南省永德县人民法院于20151223日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六)项、第十六条、第十九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第六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第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七十六条,参照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云南省公安厅云公交[2015]66号文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由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神支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医疗费和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内赔偿原告马银龙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5400元。在财产赔偿限额内赔偿原告马银龙车辆施救费、车辆损失、车辆停运损失2000元。合计人民币7400元。

二、由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神支公司在机动车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赔偿限额内赔偿原告马银龙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车辆施救费、车辆损失、车辆停运损失合计人民币111794.44元。

三、第一、二项给付款合计人民币119194.44元,于本判决生效后60日内一次性给付清结。

四、驳回原告马银龙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2947元,由原告马银龙负担1800元,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神支公司负担1147元。

本案宣判后,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神支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云南省临沧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201632日云南省临沧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本案中原、被告双方对损害事实并无争议,双方争议的主要焦点是:车辆停运损失费的认定及承担。

一、关于车辆停运损失费

车辆停运损失费,应当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规定,结合本案车辆的具体修理期间以及同类型车辆的收入状况进行确定。本案中,原告以事故发生前7个月营运收入的平均值计算事故发生后至定损时的6个月,不客观、不真实。首先,原告主张的营运收入中包含了原告及其聘请驾驶员的工资、燃油费、过路费等必要支出,而停运损失应当是除去所有费用后的实际损失。其次,计算停运损失的期间应当是对事故车辆进行维修的合理期间,而本案原告的S06489受损车辆至今未进行修理,原告也没有提交证据证明维修受损车辆需要的时间。但是,本案原告的S06489号车在事故中受损部分确实需要修理,车辆维修期间的停运损失应当予以支持,而原告主张车辆停运损失246668.20元过高,因此,综合本案实际情况,车辆停运损失本院酌情确认60000元。

二、关于保险公司的责任及赔偿范围

1、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规定,事故发生后保险公司首先应当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对于超过交强险赔偿限额部分的损失,如果投保了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第二款规定,保险公司应直接在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赔偿限额内予以赔付

2、关于停运损失费是否属于保险公司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的赔偿范围。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第四款规定,事故受损车辆修复期间的停运损失费属于保险公司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的赔偿范围,保险公司应当予以赔付。

(作者单位:永德县人民法院)

CopyRight(c)www.lcfyw.gov.cn All Right Reserved ICP备案编号:滇ICP备11002393号-1
版权所有:云南省临沧市中级人民法院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和建立镜像。
联系电话:0883-2142614    地址 : 临翔区城东片区团结路民主法治园    
 
友情
链接